【重要讲话】陈宝生同志在“双一流”建设现场推进会上的讲话

作者: 时间:2018-09-30 点击数:



陈宝生同志在“双一流”建设

现场推进会上的讲话

(2018年9月29日)

 

党的十八大之后,党中央作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重大战略决策。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已有三年的时间,首批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公布也满一年了,为及时评估建设进展,指导和推动加快建设、特色建设和高质量建设,教育部党组决定召开这次现场推进会。这次会议既是实地观摩的现场会,也是建设经验的交流会,还是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的学习会和系统部署加快建设的推进会,时间虽短,但内容丰富,对“双一流”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借此机会,谈几点意见。

一、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对双一流建设的重大指导意义

这次全国教育大会,是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历程中具有划时代、里程碑意义的一次大会,是一次能够写入历史、进入人心、改变生活、开启未来的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在大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是指导新时代教育改革发展的纲领性文献,为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指明了前进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双一流”建设高校作为高等教育战线的排头兵,要在学习宣传中走在前列,在贯彻落实上作出表率。

一要深刻领会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一根本任务。总书记强调,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我们的教育必须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作为根本任务。古今中外,世界一流大学都是按照自己国家的政治要求培养人、在服务自己国家中成长。我们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必须紧紧抓住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这一根本任务,更加注重理想信念这一核心要求,更加注重家国情怀这一不竭动力,更加注重品德修养这一树人之本,更加注重增长见识这一时代之需,更加注重奋斗精神这一精神状态,更加注重综合素质这一基本前提,着力培养一代又一代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立志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优秀人才。

二要深刻领会提升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这一基本方向。总书记强调,要把服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为教育的重要使命,加快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古往今来,世界一流大学无一不是根据国家需要应运而生,并将自身发展融入到国家民族事业中实现自身发展。我们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必须坚持“四个服务”,主动融入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回应党和国家事业发展需要、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找准发展方向,在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支撑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过程中体现价值、赢得优势、争创一流。

三要深刻领会特色发展、争创一流这一基本途径。总书记强调,要支持有条件的高校创一流,鼓励高校办出特色,在不同学科不同方面争创一流。没有特色,跟在别人身后亦步亦趋,不可能办成一流大学。特色就是质量、就是竞争力。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必须深入研究社会需求,找准定位,切实扭转不科学的评价导向,在各自层次和类型上办出特色,示范带动更大范围、更多高校在不同学科不同方面特色发展、争创一流。

四要深刻领会加强党对教育工作全面领导这一根本保证。总书记强调,加强党对教育工作的全面领导,是办好教育的根本保证。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必须牢牢掌握党对高校工作的领导权,坚持正确办学方向和建设导向,把一流的思想政治工作贯穿建设始终。要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不断坚定“四个自信”,切实做到“两个维护”,确保“双一流”建设始终沿着党指引的方向前进,动员最广泛的力量参与支持“双一流”建设。

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对“双一流”建设的重大指导意义,必须要有更宽广的国际视野和更深远的历史眼光,进一步提高站位、增强自觉。

从世界总体格局看,我们正处在世界百年未遇的大变局中。这个大变局至少可以从三个维度理解。一是科技的维度。当代科技已经到了产生重大突破、颠覆性突破的临界点,特别是信息科学、生物科学的发展,深深影响着未来经济社会和人类的发展,将对世界格局产生革命性影响。二是制度的维度。几十年前有人宣称历史已经终结于资本主义制度,但到今天,宣布终结历史的体制病态百出,被宣布“衰亡”的制度却生机勃勃,两种制度的发展发生了重大变化。三是发展的维度。这些年我国经济保持了中高速发展,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名列前茅,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高等教育是科技第一生产力与人才第一资源的重要结合点,在这样一个百年未遇的大变局中建设“双一流”,可以说挑战和机遇并存。

从我们党推进“四个伟大”历史进程看,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发生了历史性变革,我国教育总体发展水平进入世界中上行列,这意味着我们正处于最好的历史时期,建设“双一流”的环境和条件是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无法比拟的。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教育要优先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教育要率先振兴。在这一伟大历史进程中,“双一流”建设面临着难得机遇,也肩负着光荣的历史重任。

从当前大国博弈的变化发展看, “双一流”建设在国际交流合作方面也面临着新情况新问题。当前突出表现为中美贸易摩擦传导到教育领域,给教育国际合作、人才引进、人文交流等带来了很大压力,这一压力很可能长期存在。这一新的外部环境会对“双一流”建设产生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和制约,我们必须认真面对,深入分析,理性应对,采取适宜举措,增强建设自觉和建设动力。

 从高等教育自身看,我们正处于爬坡过坎迈向世界领先的关键阶段。这个阶段的基本特征是,我国高等教育已经实现了大众化、正在向普及化迈进,我国高校在世界各项排名中的位次整体前移,但仍然是“大而不强”,亟须提升核心竞争力,支撑引领创新发展。建设“双一流”,正是提升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水平、增强核心竞争力的重大举措。

百年未遇的大变局、“四个伟大”的历史进程、复杂的大国博弈形势,以及我国高等教育正处于爬坡过坎迈向世界领先的关键阶段,决定了我们必须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育的重要论述,贯彻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要求,以只争朝夕、时不我待的精神状态,加快 “双一流”建设、提升建设水平。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是民族复兴赋予我们的重任。

二、准确把握新阶段双一流建设新要求

 “双一流”建设实施以来,各方汇智汇力、凝聚共识、振奋精神、扎实推进,总体呈现出有序推进、蓬勃向上的良好态势。一是育人育才取得新成效。2017年,建设高校共招收博士研究生6.9万人、硕士研究生40.8万人,分别占到了全国的82%和57%,专业学位在硕士研究生中平均占比达到55%。思政工作进一步加强,质量效果不断提升。教师积极性创造性得到充分激发。学科育人机制不断丰富。聚才育才能力进一步增强,近三年间,建设高校从海外引进青年千人占到全国的80%。2017年两院院士增选,将近一半(46%)新当选两院院士(不含外籍院士)来自建设高校。二是学科建设迈向新台阶。2017年,共有46所建设高校主动撤销13个博士点、153个硕士点,目前建设高校博士点数占全国高校的64%、硕士点数占36%,学科结构调整优化力度加大。建设高校通过设立学科特区、建立交叉学科平台等方式,创新学科建设机制,加快构建结构合理、相互支撑的学科生态。第四轮高校学科评估结果中,99%(207个)A+档的学科点来自“双一流”建设高校。三是服务需求作出新贡献。建设高校以第一完成单位获得2017年国家自然科学奖、技术发明奖、科学进步奖等三大奖89项,占授奖项目总数的41.2%,占高校获得三大奖总数的78%。建设高校还积极参与国家重大科技任务和科创中心建设,打造新型高端智库,产出一批具有影响力的标志性成果。四是国际交流合作提升至新水平。建设高校积极参与国际高水平科研合作,主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积极参与国际高等教育治理。五是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取得新突破。建设高校加大人事制度改革力度,创新经费管理机制,以一流学科建设为突破口,积极探索内部治理体系改革。

建设工作启动以来,国家已在人才评价、教师队伍建设、科研管理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政策举措支持“双一流”建设,中央财政和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五年投入一千多亿元;各地年投入总计约300亿元统筹支持“双一流”建设及区域高水平大学和特色优势学科建设;有关行业企业积极参与。层次分明、衔接有序的建设体系和多元投入、合力支持的建设格局初步形成,树起了新时代高等教育特色发展争创一流的旗帜。

这些探索实践让我们对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我理解,所谓“一流”,应当具备七个特征,符合七个标准。一是可靠的,就是要坚持办学的正确政治方向,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培养合格建设者和可靠接班人,而不是破坏者和掘墓人。教育是慢变量,容易积累风险,一旦慢性病急性发作,就会发生颠覆性错误。一定要按照“靠得住”的标准来审视各项工作,不能在这个根本问题上犯错误。二是合格的,就是按照高等教育发展和学科专业建设的一般规律标准衡量,按照国际通用的规范标准衡量,建设要达到合格。这个合格不是自拉自唱、自说自评,必须是第三方评价、同行说了算、社会说了算。三是真实的,就是没有水分的建设。如果高校申报时有水分、建设时再注水,最后的成绩如何能拿到国际上比拼?所以一定要把建设方案水分“挤干”、把工作做实,用实打实的成绩去比拼一流。四是有特色的,就是建设高校要各有各的特色。特色不是有没有,而是强不强。各建设高校都要把自己的“性格”、自己的特色建出来,不能搞得平庸平常、千校一面。五是有竞争力的,就是要有棱角、长牙齿,如果是拳头,打出去一定要打在目标上而不是棉花上。“双一流”建设是国家的力量建设,要敢于竞争、善于竞争,在竞争中培育核心竞争力。六是有产出的,就是要源源不断地提供优质产出。最基本的产出是人才,成为培养各类高素质优秀人才的重要基地;还要产出思想,成为先进思想和优秀文化的重要源泉;还要产出学术成果,成为知识发现和科技创新的重要力量。衡量建设成效最终是看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人类进步的贡献。七是可持续的,“双一流”建设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我们接续不断奋斗。每个高校每个学科都要守好一段渠、种好责任田,为今后发展打好基础、积蓄力量。要做好长远规划,形成梯度建设体系,在每一代人的努力中持续发展。

在取得成绩的同时,我们应清醒看到,当前“双一流”建设同党和国家的要求、人民群众的期盼、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及我们的国际地位相比还有差距,突出表现在高层次人才的培养结构和质量,与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的多样化需求和高质量要求还有差距;建设高校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和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重大攻关能力还不强,重大原始创新不足,成果转化偏低;部分建设高校改革创新不足、特色发展的定力动力活力还不强。主要原因,一是思想认识不到位,没有把“双一流”建设摆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高度来看待;二是发展思路有偏差,习惯性依赖于资源投入、扩大规模,不善于调动发挥人的能动性;三是关键的评价导向还没有扭转过来,唯论文、唯帽子、唯学历、唯排名等现象在高校评价中不同程度存在,制约了建设活力动力。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在下一步建设中逐一对标、抓紧解决。

三、加快办好双一流建设的重点任务

全国教育大会召开标志着我国教育事业发展进入了新阶段。加快“双一流”建设,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紧紧围绕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全面贯彻落实党的教育方针,以中国特色世界一流为核心,以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为主线,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紧紧抓住坚持办学正确政治方向、形成高水平人才培养体系和建设高素质教师队伍三项基础性工作,坚持“特色一流、内涵发展、改革驱动、高校主体”,以体制机制创新为着力点,在深化改革、服务需求、开放合作中加快建设、特色建设、高质量建设,确保实现“双一流”建设战略目标。要着重抓好六方面工作。

一是培养高素质人才。人才培养是高校的根本任务。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必须把一流本科教育建设作为基础任务,“双一流”建设高校要争做“两个率先”——率先确立建成一流本科教育目标、率先在建设学科建成一批一流本科专业。要加快打造结构优化、满足需求、各方资源充分参与的卓越而有灵魂的研究生教育。一流研究生教育是一流大学和高等教育强国的重要标志之一,特别是博士生教育集中体现了大学实力水平。博士生作为国家科技创新的生力军,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抢占科技战略制高点的战略资源。三部委将适当适度扩大博士生规模、优化结构、完善培养机制、提高培养质量,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并适度超前部署,加强事关国家重大战略的高精尖急缺人才培养,形成本科阶段“探矿”、硕士阶段“采矿”、博士阶段“炼矿”的人才培养体系。

要深化人才培养模式改革。进一步增强人才培养的针对性、适应性,着重培养经济社会发展急需的创新型、应用型、复合型人才。重视科研育人,把高水平的科研资源转化为高水平的育人资源,把科研优势转化为育人优势;重视实践育人,建立完善产学研协同培养机制,拓展加强实践实习训练;重视创新创业育人,促进专业教育与创新创业教育有机融合,探索跨院系、跨学科、跨专业交叉培养机制。

二是服务重大需求。没有需求,发展就没有方向,改革就没有目标,评价就没有标准。必须对需求加强针对性研究、科学性预测和系统性把握,在深入细致地研究分析中把握人才培养的痛点,明确科学研究的重点,找到社会服务的难点,打造文化传承创新的支点,在服务需求中实现创新发展。建设高校要建立健全学科专业动态调整机制,根据国家和区域行业重大战略需求,调整优化学科专业结构布局,超前部署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改善民生急需的学科专业。主动融入区域发展、军民融合体系,提升对地方经济社会和国防建设的贡献度。重视挖掘隐性需求、创造引领需求。同时,要注意甄别需求,切忌急功近利搞短期行为。

三是提升科研创新水平。高水平科研创新是一流大学的显著特征,是一流学科的重要支撑,也是一流人才培养的根本保障。建设高校要瞄准国家重大战略需求、经济社会主战场和世界科技发展前沿,开展前瞻性研究,产出引领性原创性成果,输出建设性社会影响。只有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要进一步发挥好基础研究主力军作用,积极参与国家科技创新基地、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促进高校基础研究加快实现前沿领域和关键核心技术的重点突破;进一步发挥好技术突破策源地作用,促进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融通创新,促进人才链、创新链和产业链精准对接,完善科技成果转化体系,着力推进成果转化;进一步巩固强化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要阵地,积极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教材体系和评价体系,打造高水平新型高端智库;加快推进高校科研管理和评价机制改革,探索以代表性成果和原创性贡献为主要内容的科研评价机制,赋予科研人员更大的人财物自主支配权。

四是深化国际合作交流。“双一流”建设要积极到世界舞台上去比拼、去展示、去引领,不能关起门来自说自话。建设高校要以“双一流”建设为依托,进一步聚焦学科建设,加强与国外高水平大学、顶尖科研机构的实质性高水平交流合作,积极主动服务国家全面开放和外交战略需要。进一步完善国际学生的招收、培养、管理和服务体系,提高生源质量,打造留学中国金字招牌。

五是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没有一流的教师队伍,就不可能建成一流大学。建设一流教师队伍,基础是建设高素质的教师队伍,加强师德师风建设,着力提升教师教学能力,改革优化教师评价体系,让教师潜心教书育人。重点是建设高水平的导师队伍,提升研究生导师立德树人责任感和科研实践指导水平。关键是建设一流的学科团队,打造衔接有序、结构合理的人才团队和梯队,发挥好学科带头人作用。

六是坚持特色发展。核心是打造学科特色。一要有“准头”,着眼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同类学科发展状况,在精准对接需求中明确目标,在差异化发展中形成特色;二要有“闯劲”,在科研探索中提出重大问题、构建体系、凝练方向、形成特色优势,在实践探索中挖掘新方向、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形成新理论;三要有“定力”,不能简单粗暴地撤销、合并、拼凑学科,要遵循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规律,摈弃短期功利化行为,坚持久久为功。

当前是“双一流”建设转入新阶段后的关键期,各地各建设高校要把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和全国教育大会精神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要任务,切实提高思想认识,乘势而上,奋发有为。一要加强组织领导。充分发挥高校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完善部门分工负责、全员协同参与的责任体系,定期研究检查评估建设进展。二要推进工作落实。按照党的十九大总体部署,对标教育现代化2035、“双一流”建设三步走战略以及各校建设目标任务,列清单、抓落实、出成效。各地要将“双一流”建设优先纳入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重大战略,切实落实教育领域“放管服”改革,主动对建设高校提需求、提要求、压任务、压担子,加快区域高水平大学及优势特色学科建设。三要支持率先改革。全面落实中央关于教师队伍建设、人才评价机制、科研管理等重大改革部署,着力加大思想政治教育、人才培养模式、人事制度、科研体制机制、资源募集调配机制等关键领域环节改革力度。四要形成建设合力。充分发挥党组织的动员能力和组织保障作用,创造性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和各类资源,建立完善学科和高校间以及校地校企间的合作机制,协同建设。

最后,要特别强调的是,要坚决扭转不科学的评价导向。“双一流”建设评价要把立德树人成效作为根本标准,重点看做了什么、做成什么,更加注重人才培养质量,更加注重标志性成果、贡献和影响力。教育部将积极探索构建多元多层多维的中国特色一流大学一流学科评价体系。各地各建设高校也要积极研究构建本地区本学校科学的建设评价办法。

同志们,“双一流”建设是一项伟大的创举,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全国教育大会开启了加快教育现代化的新征程,我们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快“双一流”建设,全力以赴写好双一流建设“奋进之笔”,为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Copyright © 2003-2012 西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金花南路5号 邮编:710048

总访问量: